首页  »  强暴小说  »  【SM世界】(1-3)卡提弗兰姆

【SM世界】(1-3)卡提弗兰姆

来源:人气:加载中

【SM世界】(1-3)卡提弗兰姆 时间:2017-08-18  来源:www.sex91.net
              
 
 
  字数:24427(1-3)
 
                第一章
 
  我,作为一个私奴,卑微的生活在这女性主导的世界已经10年了。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中午,主人和主人的母亲一起去逛街,而我, 则一如既往的被留在家里和主人母亲的私奴做家务,主人除非逼不得已非常不愿 意带着奴隶出去,主人认为那是累赘,主人走后我和被我看作是哥哥的主母的奴 隶一起做着家务,脚上的高跟鞋给我带来了若有若无的疼痛,
 
  那高跟鞋是主人为我定做的,鞋底与脚掌接触的部分,有许多球状的突起, 会很硌脚。并且细细的鞋跟底部不是平的,而是光滑的球形,使崴脚的几率大大 的提高了。在我刚开始穿这鞋子的时候,那种痛苦是我从未想象过的,但是我现 在已经完全习惯了。
 
  主人按照老规矩,在离开之前用口球把我们的嘴封住,既避免我们吃东西, 也不让我们说话。
 
  在家务都做完之后,我们按照规矩,跪到了家门口,这是主母的规定:家中 没有女性的时候,两个奴隶如果没有工作,只能跪在门口等待主人归来,
 
  我们跪伏在门口,我偷偷看了哥哥一眼,哥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算了,不 去想他了。我便开始复习起了功课,明天老师说要考「舔脚的技巧」的背诵呢, 如果背不下来,那这一顿打可就免不了了……
 
  过了好久,主人和主母终于回来了,她们拎着许多的衣服和鞋子,我和哥哥 接过去后就跪在她们脚下,主人用身份证在我们脑后的口球锁那里晃了一下,口 球就打开了,然后我们就开始用嘴给她们脱鞋,今天主人穿了一双雪白的平跟长 靴,曼妙的身材一览无余,主母今年27岁,十几长相比她的年龄更加年轻,和 主人就像亲姐妹一样,今天主母穿的是粉色长靴,尖细的鞋跟更突显了她优雅的 气质。正因为有那鞋跟,哥哥脱鞋的速度比我快了许多,哥哥在脱完鞋,并给主 母换上拖鞋后,就开始清理靴子,哥哥轻车熟路,很快就舔完了。在他舔完的时 候,我刚开始给主人换拖鞋,主人于是就用她那摄人魂魄的声音说了句:「快点 好吗?」
 
  哥哥在舔完靴子后就去做饭了,主人换完鞋后就去找主母看衣服了,我舔完 鞋就跪在那里无所事事。过了一会,主人大喊:「笨笨!(主人给我起的名字) 
  快来」我赶紧过去,看到主人穿着一条很摩登的短裙,和一双亮黄色的高跟 鞋。
 
  我连忙说:「真好看,真好看」。主人高兴的说:「嘻嘻,去吧,告诉拉拉 (我哥哥的名字)快点做饭,我都饿死了。」
 
  主母接着说:「你的脱鞋能力也太次了。你们老师是怎么教你的??」
 
  我连忙磕头「是。我一定加强练习。」主母就说:「行了,去吧。」
 
  其实我心里想「我们还没学呢,让我怎么会啊!」但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 和主人狡辩是没用的,只会挨打。所以只能磕头认错。
 
  过了一会,饭做好了,我和哥哥就跪在桌子下面,静静的低着头,等待主人 来吃饭。不一会,两位主人坐下了,我们便开始默默地亲吻着各自主人拖鞋前面 的地板……伺候主人们吃饭时,时常会从饭桌上扔下来许多垃圾,如骨头,不吃 的菜等等,这是主人们赏给我的最好的恩赐,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吃掉,并把地 板舔干净。
 
  突然,主人一声尖叫:「拉拉!你怎么睡着了??真不要脸!」哥哥不知什 么时候睡着了,受力不稳,倒在了我主人的脚上,听到了我主人的尖叫,连忙爬 到桌子前面,向我的主人磕头赔罪,磕的地板咚咚直响。主人丝毫不接受他的道 歉,说:「我看你最近就不太正常,还敢睡觉,我看过两天你也就不用当奴隶了, 我给你当奴隶吧?」
 
  哥哥一边磕头一边辩解道:「对不起,贱奴这几天实在没睡好,就原谅贱奴 这一次把,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本来还不怎么生气的主母生气了,大吼道:「你这贱奴, 睡觉就算了,主人骂你你还敢顶嘴??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晚上怎么收拾 你!连笨笨都不如,快回去!我们还没吃完呢!」
 
  听到这句话,哥哥就愣住了,默默地爬回到了桌子底下,一边亲吻着主母脚 前的地板,一边流着泪水……
 
  我默默地思索着,这几天,哥哥真的都没怎么睡觉,每天晚上伺候主母看电 视到后半夜,第二天5点多就要起床做家务,做早餐,要知道我们两个白天是不 能有一点睡眠的!怪不得今天等主人回来的时候,他神情如此的恍惚……
 
  吃过了饭,主母就去看电视去了,而我在卧室伺候主人玩电脑,我呆呆的看 着在客厅里跪在主母旁边的哥哥发愣……主人看见了,就说:「看什么啊?别学 他,一天天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不打到身上不知道自己是谁。行了,快躺到我 脚底下给我垫脚,我的脚都要都要冻死了!」我赶紧收回思绪,开始用脸,给主 人的脚加温……
 
  主人今天穿了白色的棉袜,上面有可爱的粉色图案,和主人美丽的双腿真是 绝配,我在奴隶学校有专门的女性服装搭配课,但是我总是不能领悟服装搭配的 精髓,每次我完成的作业总是不伦不类的,弄得每次上课都会被老师用鞭子惩罚 ……
 
  主人的脚一会踩在我脸上、一会踩在我肚子上,一会又踩到了我弟弟上,我 看着主人的美腿,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过了不知道多久,主人将电脑关闭, 走开了,我赶紧跪起来,在主人后边亦步亦趋的爬着,主人一边走一边对我说: 「笨笨,跟我去写作业去。」我听到了,就马上把主人的书包放在桌子上,又赶 紧躺下给主人垫脚。过了一会,主人走了过来,坐下之后,一只脚踩着我的脸, 翘着个二郎腿,我一只眼睛被踩着,就只能用一只眼睛欣赏主人的优雅,我看到 主人今天在棉袜里边还穿了一双裤袜,肉色的丝袜和主人的美腿简直是绝配,我 还是心跳加速,下身也不争气的挺了起来,下体的勃起,是一个私奴最大的羞辱 之一,我的贞操带上有一个铃铛,我在欣赏主人美腿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我的铃 铛发出了响声,我就想「这回完了」,接着,主人在上面轻蔑的哼了一声,也没 有想惩罚我,我转念一想,主人很少惩罚我,即便是惩罚也不会像主母那样粗暴, 其实没什么的。
 
  想到这也就释然了,我就开始练起了基本功——给主人二郎腿那条悬空的腿 做起了按摩……
 
  到了晚上,主人写完了周末的作业站起来的时候,对我说:「笨笨,你可真 恶……就这还能勃起!还需要锻炼啊!」我听到这里眼泪离了出来「主人,你对 笨笨真好,我还以为您会打我呢……」,主人看我哭了,就把脱下的棉袜一只塞 进我的嘴里,然后用另一只为我拭泪「笨笨不哭,主人这么喜欢你怎么会打你呢? 好了,去洗洗睡觉吧」。我一边点头一边从主人手里接过另一只袜子,塞到嘴里 爬了出去。
 
  到了客厅,哥哥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想必是已经睡觉了吧,也没多想我就 自己爬回了我和哥哥住的地方——地下室。
 
  我和哥哥作为私奴,是住在主人家的地下室里的,在这个世界上,每个女性 居住的房屋都配有一个地下室来专门给奴隶居住,主人家的地下室的入口在厕所 里,地下室的门有上下两扇,上面那扇是被锁住的,只有在主人们要去地下室时 才能打开,我们只能走下面的狗门,那狗门只有50cm高我和哥哥进去都很困 难。过了狗门,下了台阶,就是一个宽敞的地下室,地下室的灯只有女性用镶嵌 在手背上的身份证才能打开,地下室里有两个大铁笼子作为我和哥哥的住所,笼 子里铺了许多主人的袜子作为我们的床单,还有一条口球,我们在睡觉之前必须 带上口球才能睡觉。除了笼子就只有一个十字架用来调教我们,和一个水池用来 接上边主人的马桶的排泄物了,还有就是我们的马桶,听说这是地下室的标准装 备。
 
  我进入了地下室后看到了哥哥的呻吟声,就赶紧爬到哥哥的床前,说:「哥, 你怎么了?」
 
  哥哥一边呻吟一边说:「主母……惩罚我……了。」
 
  我不无兴奋地说:「还是我的主人好,都不打我」
 
  哥哥接着说:「那是因为……你未成年……你主人以后上大学你就知道了… 
  …算了,睡觉吧」
 
  我回到了我的笼子里,细细一想,哥哥说的也有道理,我躺在床上开始和哥 哥开始了每天我们唯一的交谈:「哥,我为什么服装搭配,总是不得分呢?」 
  「那个,不难,只要你多留心观察你身边的主人们主人们穿衣服都是很好看 的。」
 
  我听到了我的笼子自动上锁的「咔」的一声,我就知道,我该睡觉了。我就 对她说:「哥,我睡了」,然后带上了口球,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6点,我的笼子准时开始放电,这是主人设置的闹钟,每天六点, 笼子的自动锁自动打开,然后我就会准时被电醒,
 
  我带着口球爬出了地下室,爬到主人跟前,主人一伸手,用手背上的身份证 明把我的口球打开,我把口球拿回到笼子里,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
 
  据说,主人家所有和奴隶有关的锁,包括我的高跟鞋锁固带,都是能用主人 的身份证明解锁的,因为当初育婴机构在把我送到主人家之前,已经把这些程序 处理好了。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一天主人没回家,我就什么也不能干,想到这些, 不由得对主人又多了几分崇敬。
 
  主人每天早上化好妆后,总穿上各种衣服在我面前挑逗我,直到JJ冒出精 液才结束。主人每天就穿我JJ冒出精液时的那件衣服。主母每次问起,主人都 说「这叫魅力检测仪」。
 
  我吃完主人为我做的早餐(主人的晨屎,晨尿,剩饭)之后,主人为我套上 项圈(主人在家里很少给我带项圈,因为主人觉得那是低级的管理方式),主母 开车送我们去学校,在路上,主人把我的贞操带打开,并扔给我主人昨天穿的那 双丝袜,学校有规定,私奴上学必须要在贞操带内外个套上一只主人的丝袜,否 则视作贱奴,驱逐出校。
 
  我心领神会,把丝袜套好,贞操带弄好,就开始专心亲吻主人的高跟鞋,主 人在复习着功课。
 
  到了学校,主楼门口有几个窗口,那里是分发「联系器」的地方,所谓联系 器,就是两个手表,主人带一个,奴隶带一个,主人的上面有一个按钮,可以用 来呼唤奴隶,如果按下,奴隶的联系器就会自动放电,一直到两个联系器距离3 米之内,才会停止。
 
  带好联系器后,主人牵我进入教学楼,到了一个台阶前,主人把我交给奴隶 班的工作人员,就自己上楼去上课了,我进入我的班级,看见经过两天周末的休 息,同学们都带着满身的辨痕,我不禁又开始感谢我的主人。
 
  我看见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同桌pinky,满眼的黑眼圈,嘴唇还肿肿的, 就问:「pinky你怎么了?」
 
  「我昨天一晚上没睡觉,主人罚我口。交整整一宿,主人把假阴茎挂在地下 室的天花板上,」他因为嘴唇是肿的,说出话也有种闷闷的感觉……
 
  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主人对我真的很好,而pinky的主人对它很坏, 他的主人和我的主人在一个班级,学习很好,尤其是虐奴课,所以他的主人每次 折磨的方式都很「新颖」,比如每次他的主人出去时,都会把它绑到他家地下室 的调教台(即十字架,我家也有)上,在他的大腿内侧、屁股、JJ、包 皮里 面,乳头附近、嘴唇、口腔里面、屁眼里面都涂上厚厚一层强力发情油。pin ky虽然不说,我知道那感觉一定很痛苦,基本每次在经受过这种折磨后,我都 会看到pinky都会面色红润,但红肿。走路很不自然,这里的痛苦也许只有 pinky自己知道。今天,pinky又被要求口。交整整一宿,想到这里, 我除了感谢主人之外,在没有别的想法。过了一会,开始上课了,美丽的女教师 手上拿着教案,走了进来,今天老师穿了一双细长黑色高跟鞋,黑色的蕾丝长袜, 白色的超短连衣裙,我一直觉得这老师穿衣打扮都很清纯,没想到今天打扮的如 此妖艳,
 
  老师走上讲台,开始了讲课:「今天我们来讲讲你们胯下那东西是干什么的, 来pinky,你说说。」Pinky跪直了身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老师慢 慢的走了过来,脚下发出了「哒哒」的声音。
 
  突然,老师拿出鞭子,扬手就是一鞭,pinky脸上出现了一条鞭痕,他 立即流出了眼泪,老师平静的说:「pinky,你又忘了回答不上问题该怎么 办了?」我知道老师曾经说过,如果回答不上问题要一边磕头一边说:「老师, 奴该死」Pinky赶紧照做了,我知道,pinky是想蒙一个,好过关。 
  老师又说:「笨笨,你来说说?」我于是跪直了说:「老师,奴的下边是用 来带贞操带的。回答完毕」
 
  「恩~~不完美,露西,你说说」露西是我班的优等生,尤其是女性生理。 
  「我觉得,下边是主人控制奴隶的工具,有了这个,主人控制奴隶就简单多 了,另外,他还有悬挂,撒尿,戴贞操带等辅助功能,回答完毕」
 
  「他回答的怎么样?」
 
  「好~~」大家齐声说。
 
  「那好,大家把这些话记下来,你们这些生来就充满奴性的贱奴,你们必须 崇拜你们的主人拥有著让人敬畏的力量,你们将从她的思想和声音中汲取力量, 你们的生命是她赐予的,这就注定了你们必须服从女性的统治,应该是无论你们 的主人是否在面前,你们都必须服从他,无论在何时何地、何种环境下及他人在 场的情况下我你们都必须时刻准备满足主人的各种要求,臣服于的主人并让他快 乐,这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因为你们生存的意义正是在于取悦你们的主人, 让她们快乐。你们所有的行为都必须基于这样一条原则:它将让主人高兴。这是 最重要的。
 
  当你们的主人检测你们对主人及他人服从的态度时,你们必须极度服从她们 的安排,因为没有人会去误解你们,因为你们是奴隶,与生俱来的奴隶。在你们 的主人面前,你们应该很乐意成为一个样品,准备随时跟从主人的命令,包括死 去,这种生活是这种你们成长的一部分,而且是主要部分」老师滔滔不绝的讲着, 「你们胯下的那个东西,是你们作为奴隶的标志,所有身上长有这个叫做『JB』 的东西的人,都将成为奴隶,那个东西没有任何用处,只能提醒你们自己——你 们是个奴隶,永远都是!你们的主人可怜你们,将你们身上带上贞操带,只有这 样,才能帮助你们。所以,你们应该以你们长了这个东西而屈辱,以前,很多同 学都问我,说他们的那里为什么带贞操带,或者它是干什么用的,现在我告诉你 们,注意听!这里是重点!琪琪!干什么呢?」我回头一看最后排的琪琪,他因 为主人用联系器的召唤,而痛苦的扭动,被老师发现了,「露西!小丽!把他弄 到『钩子』上去!」所谓钩子,就是一个从天花板上吊下来的一个钩子,可以勾 住贞操带,并且高度可控,受刑者如果不翘着脚,那么就会被绳子拉的JB疼的 要命,今天琪琪的主人给他穿了一双跟很高的高跟鞋,我们都回头纳闷,「跟这 么高,怎么翘脚呢?」
 
  这时候,老师走了过去,说:「你们两个回去跪着吧,」老师走到调整高度 的地方,将高度调整到琪琪的高跟鞋尖正好能碰到地面,这就意味着琪琪的脚根 本用不上力,琪琪那种硬拽JB的感觉可想而知……
 
  「好了,我们继续,你们JB的最大作用就是证明你们的奴隶身份,就像他 一样。」老师将眼神抛向还在痛苦的呻吟琪琪那里「所以除非主人明确指示,你 们都不得触碰你们的JB,如果违反了这一条,你们不仅接受主人的任何惩罚, 还会受到心灵的责罚,因为你们不拥有触碰它的权利,还有,因为它是你们的屈 辱,你们必须仇恨,厌恶它。听明白了么?」
 
  还好,这节课老师总算没发脾气
 
                第二章
 
  今天是我十岁的生日,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生的,不过,在这里, 奴隶都是用被领养的日子作为生日的,意思就是主人们赋予了我们新生。昨天晚 上我兴奋一晚上都没睡,主人和主母决定带我出去玩【拉拉哥哥从来都不会被带 出去……因为主母根本就不可能向主人一样帮奴隶庆祝生日】,早上刚一起床, 我就跑到主人跟前,无比开心的舔着她的脚,主人温柔的用另一只脚摸着我的头: 「小笨笨,一会就要去野餐了,开心么?」「汪!太开心了!」「先给我穿上鞋, 咱们吃饭去!」
 
  主人坐在我身上,我跪趴在地上看着主人用可爱的丝袜脚勾着拖鞋,还一翘 一翘的,我眼睛都直了,要是没有贞操带,估计下边都要成河了。
 
  主人今天给我穿了一个有50mm的肛栓的贞操带和18cm粉色高跟鞋, 走起路来还有点不适应,不过适应了一会就能走的和主人一样快了,而拉拉哥哥 就没有我这么幸运了,主母让我用绳子把他倒立吊到地下室里,灌了700ml 的甘油,主母在塞好肛塞之后说是要在今天晚上看看这些东西会不会从嘴里出来, 主人看我在拿来一个盆准备接拉拉排出的液体,就蹦跳着过来在盆里痛快的撒了 一泡尿,主母见状也过来尿了一泡,我觉得对于经常喝主母尿的拉拉来说,闻这 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上了车之后,主人对正在给她舔脚的我说:「今天拉拉不在,你可能任务就 要重一点了,毕竟是你的节日嘛……」,主母一边开车一边说:「笨笨啊,你会 烤肉么?拉拉烤的实在是太难吃了,不是没熟,就是料放的不好,你可要注意啊! 想起他我就生气!」
 
  多亏老师给我们讲基本烹饪理论的时候我注意听了,我还一直纳闷学校给奴 隶开这种课干什么……如果现在什么都不会,想想拉拉现在,我就不禁打了个冷 战。
 
  过了一会主人突然说:「看!那个人怎么了?」原来是一位女士被撞倒了, 旁边肇事的无主贱奴好像已经吓傻了,就知道不停地磕头。我当机立断跟两位主 人说了一句就下车抱起女士就去了医院,我将一切安排好,并把那个贱奴绑在一 边,给护士留下主人的联系方式就去找主人了。
 
  我还以为两位主人等我半天会生气呢,没想到主人温柔的摸着我的头说: 「小笨笨真是个好奴隶啊!今天我们陪你好好玩玩。」
 
  主母也说:「对,笨笨你这就是见义勇为啊!笨笨,那个人怎么样了?」 
  我跪好了,头点地的说:「谢谢主人夸奖,女性这么尊贵,我能帮上忙是我 的荣幸,我只是希望所有尊贵的女性都能得到安全,不敢奢求什么,那位女士是 被那个贱奴给撞倒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看路,撞到人也没办法,现在那个女士已 经没问题了,医生说如果不送去她就会有危险了。」
 
  主母说:「没事就好,那咱们走吧。」
 
  到了郊区,春暖花开,一片绿油油的,由于今天不是休息日,来的人格外少, 人少了,自然就玩得开心,到了晚上,我把肉烤好了端到主人跟前的时候,主人 拿出一个塑料袋,「看这是什么?」我接过来一看,主人竟然为了我把屎拉到塑 料袋里了,我拼命的吻着主人的脚,一边吻一边说:「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本来我是不应该吃到任何东西的,女厕所我也不能进去,而主人为了我竟然 这么麻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等我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去河里漱了漱口,就再继续烤肉去了,满脑子都是 主人对我的好,我想「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主人」。不过,我在烤肉的时候好像听 见主母说她的工作有变动,两个人都要搬走,由于跟我没关系,我也就没细想, 后来我才知道,跟我关系大了去了。
 
  第二天晚上,我在给写作业的主人垫脚,主母在洗澡,突然有人敲门。
 
  主人踩了踩我,「去,先去问问是谁。」
 
  我赶紧爬到门前,视频一看,这个女的我好像在哪见过,可是就是没想起来, 「汪汪!请问您是?」
 
  「我是昨天被你们救的人,护士说你们住在这,我就找来了,特意来感谢一 下。」
 
  「请等一下,稍后就来。」我兴奋极了,赶快跑去告诉了主人,主人赶紧去 开了门,将那位女士让了进来。
 
  「您好,我叫赵佳怡,听说是你们救了我,我特意来感谢一下好心人,」赵 佳怡握住主人的手说。
 
  「哦,这样啊,你先坐,笨笨,给赵小姐倒茶去,」主人支使我说。
 
  主人见我回来了,对赵佳怡说:「就是他救了你,当时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呢, 他就冲出去了,这么说来,还挺及时?」
 
  「那当然,来来来让我好好看看,长得还挺清秀啊,不错,是条好狗。」赵 佳怡抚摸着我说。其实只要身上没伤,每只奴隶都不会难看,拉拉本来也不是这 样,现在被主母整的,身上一寸好皮肤都没有。
 
  过了几天,主人开始整理东西了,那天晚上,主人正在上网,我一边给主人 舔脚一边小心翼翼的问:「主人,你最近收拾东西是要干什么呢?」
 
  主人说:「这个……干好你的活,时间到了自然就告诉你了」
 
  果不其然,
 
  过了几天,主母和主人在晚上来到地下室,地下室的灯没有女性的芯片是根 本不能打开的,所以,地下室的灯一亮,我和拉拉哥哥就知道是主人来了,要知 道,除了调教我们的时候,主人是根本就不会来到地下室的,按照规矩,我们赶 紧爬出笼子把一只主人的袜子含到嘴里,双手背后跪在地上,还好地下室离它在 厕所的入口中间的楼梯够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这一切。
 
  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主人和主母走到了我们面前,我们不敢仰望 她们,只能头点地的蜷缩在地上。
 
  「跪直了吧。」主母说。
 
  等我跪直了才看见,两位主人真是太惊艳了,主人嫩粉色的T恤,牛仔裤下 面一双休闲的亮黄的高跟鞋,而头发束了个马尾在脑后,随意不显凌乱。主母则 一袭飘逸的连衣裙,肉丝袜和高跟鞋勾勒出一种贵妇人的感觉。我和拉拉哥哥贞 操带上的铃铛几乎同时因为勃起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主人和主母没时间看我们玩,她们走到地下室里专门为女性准备的沙发上坐 下,我们亦步亦趋的跟上去,主人坐下之后我们把嘴里的袜子拿出来掖在自己的 项圈上,低下头给各自主人舔脚。项圈也许是我们身上唯一的能存放东西的地方 了。
 
  「你们最近可能也注意到了,咱们家可能要有一些变化,我现在已经被调到 *市当救济署主任了,没办法再住在这里了,基本上这周内,我们就要离开了。」 主母首先开口。
 
  在主母说完这句话之后,拉拉哥哥好像傻了一样,抬头看着主母,眼睛里开 始湿润了。
 
  不过主母看了他一眼,直接用脚猛的对着他的面门踢了一下,拉拉的鼻子直 接就流血了,「看什么?让你看了么?没教养的东西。」主母不带任何情感的说。 
  拉拉被踢的身子都直起来了,可是还是立即就俯下身来给主母舔脚,我看到 这幅情景,就后退一步,用力的磕头,一边磕一边说:「奴才听从主人发落,主 让奴死,奴不敢不死,主人永远是奴才心中的女神,即使主人不再驯养我们。」 
  磕了一会,主母说:「行了,闭嘴吧。」我才恢复给主人舔脚的姿势,继续 工作。
 
  「你们这两天把屋子彻底打扫一遍,我不希望在我们走的时候家里一片凌乱。 行了,就这样吧。」主母说完,两位主人抬腿就走了。
 
  我们俩目送主人远去之后,地下室恢复一片漆黑,我们回到各自的笼子里, 开始我们每天不多的聊天。
 
  「哥,刚才你怎么了?为什么主母说离开的时候你突然愣住了?」一边摆弄 一会要锁住的口球一边问。
 
  「你不懂,主人搬走是不能带着自己原来的私奴的,意思就是我会变成所谓 的无主贱奴,就会露宿街头,这都不算什么,如果是被主人丢掉的奴隶,除非你 主人愿意特意为你写一个无罪报告,否则就会在档案里记入一次反抗记录,如果 奴反抗主人的话,奴就不会被任何找临时工的人录用了……」拉拉哥哥说着说着 低声啜泣起来,「在这里好歹还能有正经地方住,能舔主人高贵的脚,以后想给 别的主人舔脚都不太容易了,你不知道,没有主人的奴隶是完全没有生存保障的, 随时会被关到监狱里,还要面对别的私奴蔑视的眼神,这些我实在是太知道了 ……」
 
  我想想也是,从私奴降格成贱奴放在谁身上都会伤心,而拉拉哥哥最看不上 的就是那群在街上流浪的贱奴,基本上一到晚上跟我说话的时候就会提到贱奴如 何如何悲惨,现在让他去过那种他瞧不起的奴的日子,落差可想而知。
 
  而我觉得没那么悲惨,我只是舍不得私奴学校的那些朋友,据说以后就只能 去专门为贱奴设立的贱奴学校住了,短期内还不至于露宿街头。
 
  第二天上午,主母去办拉拉的离主手续,办完拉拉就已经是无主贱奴了,我 的主人从不愿意让我多干活,这下主母没在,我主人就更偏袒我了。我看着拉拉 忙前忙后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主人把我叫到卧室里,让我跪在她面前,说:「笨笨啊,我要走了,不能带 上你,以后你多保重吧。」说着,竟然流出了泪水。
 
  不过我没时间看主人梨花带雨的美丽,上前抱住主人的丝袜腿,依依不舍的 说:「主人……我舍不得你……我知道,我是一条连狗都不如的私奴,您能对我 这么好,我感激涕零,您完全可以像主母一样对我,可是您不仅不打我,还总是 替我着想,能给您当这么长时间的私奴,我此生已经没有遗憾,即使您让我去死 我也会毫不犹豫,您永远是我灵魂深处的主人」我一边说,一边眼泪止不住的唰 唰流下来……
 
  我们主奴两人哭成一团……
 
  晚上吃饭时,主母把在桌子下伺候高跟鞋的我们叫出来,说:「今天地下室 收拾干净了么?」
 
  我知道今天地下室根本就没收拾,拉拉光顾着收拾厨房和主母的卧室了,所 以拉拉支支吾吾的:「这……这……」
 
  「今天我让笨笨陪我出去买东西了,家里的事情就没让笨笨插手。」主人知 道要是拉拉说不明白责任肯定是要落到我身上,在马上要离开的时候主人显然不 愿意让我受苦。
 
  主母抬头看了拉拉一眼,「就是没收拾对吧?那咱们就按规矩来吧。」
 
  「主人饶命啊,饶命啊……」拉拉听见这句话立刻就跪在地上咚咚的磕头, 嘴里不住的求饶。
 
  「行了!滚!」主母好像突然讨厌拉拉了,赶走拉拉之后主母一边吃菜一边 和主人闲聊,我则跪在地上静静听着。
 
  「我今天已经把笨笨的手续办完了,明天你带他去新学校吧,到了学校就找 他们的政教处主任,她是我的朋友,你只要把笨笨移交给她别的手续就不用办了。」 主母一边吃一边说,「还有,小雪啊,你老是这么护着奴隶不行啊,现在要是对 奴隶不狠一点,谁会看得上你啊,你现在上学还没什么,等以后工作了,这么护 短会被人欺负的,奴隶不值得你对他们这么好。」
 
  「好吧,我慢慢的适应吧,其实我也不是对谁都这样的,笨笨其实是个好奴, 我是真想让他一直当我的私奴,妈你看,笨笨长得挺好看的,舔脚技术也不错, 关键是默契,默契你懂么?」主人这么一夸,我这心里还真是热乎乎的。
 
  「你快拉倒吧啊!我还不知道你,从小就惯着他,实在不行让他以后再考你 的私奴就行了呗,到时候能考上才是好奴。」主母说着,点燃了一根香烟,我赶 紧跪到她面前,仰头张大了嘴。
 
  我一边给主母当烟缸一边想,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主人的私奴。 
  吃完饭,我在主人卧室闻了一会主人的棉袜脚,就被主人带到地下室,为了 方便以后我能更方便找到主人,并且报考主人的私奴,主人在我胳膊上烙上了自 己的名字【韩雪】和身份号。
 
  也许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主人,也许几天之后主人也就彻底忘记了那个普普通 通的奴,也许以后她以后就会变得像一般女性一样冷酷残忍,可是不管怎么说, 一个理想就在我的心灵深处生根发芽了,那就是——出人头地,再次找到韩雪并 成为让她引以为豪的私奴。
 
  两天之后,搬家的事务基本已经完成了,早上主人们吃完饭,主母正坐在沙 发上用高跟鞋跟玩拉拉的乳头,而主人正在准备领着我去新学校,主人让我自己 把脚踝和大腿根拷在一起,这样我的下肢就彻底跟胳膊一样长了,我也就更像一 只狗了,而乳头上掐了一对可爱的绿色铁夹子,夹子中间用一根链子连接,链子 中间有一个铃铛,装备完了之后爬起来丁当乱响。
 
  「别说,还挺好听,喜欢么笨笨?」主人调皮的说。
 
  「呜呜呜……」含着口球的我只能用点头来表示喜爱了,然后主人又拿来了 自己要扔了的一双丝袜,掖到了我项圈里。
 
  「笨笨呀,马上就再见了,这双袜子就给你当个纪念吧。」主人竭力控制自 己不让自己的情绪显露出来。
 
  「呜~~~~~」我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一边用脑袋蹭着主人的高跟 鞋。
 
  给我带好眼罩之后,主人蹲下来,温柔的摸着我的头发:「走吧,笨笨。」 
  离开家了之后,我一边磕磕绊绊的往前爬,一边想着今后的生活,心里五味 杂陈,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靠回忆,刚才看见主人今天穿了一件湖蓝色的礼服, 蓝色的船型高跟鞋,肉色丝袜,为什么主人不管穿什么都像是模特呢?以后可能 再也看不见这么优雅美丽的女性了,我犯的错误不少,主人追究的不多,在我惹 事的时候主人往往都是护短,甚至不惜强词夺理,有一次主人【解救】我了之后 对我说的一句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我的奴,别人老虐什么。」
 
  「别走了笨笨,」一句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你的新学校到了。」又往 前走了一会,主人把我交给我的新老师,然后摸摸我的头,就一边叹着气走了, 可是,为什么老师的声音这么熟悉呢?
 
  新老师领着我走了一会,就到了一个屋子里,一路上我听着老师高跟鞋的声 音,声音很清脆,就敏锐的感觉到,这位老师一定是非常的苗条,如果是丰满型 的就会有一点闷,我和别人说这个理论的时候总是被人鄙视,可是我自己屡试不 爽。
 
  眼罩摘下来了,对突然到来的阳光我还感到不是很适应,眯着眼睛,我看到 这是一个和主人家一样豪华的房间,老师不是应该直接把我领到班级去么?怎么 会在这里?可是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贱奴未经允许是不能说话的,我也就不好再问。 
  过了一会,我终于能看清人了,看见面前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女人,马 尾辫自然的梳到脑后,黑框的眼镜恰到好处的衬托着五官,黄色套头衫,牛仔裤, 亮黄色的帆布鞋,给我一种青春阳光的感觉,不过还是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你原来住在哪里啊?」老师发问了,我赶紧恭恭敬敬的说出了主人的住址。 
  「那刚才的是你的主人?」
 
  「禀告主人,那是我的主人,」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老师为什么问这些 无关紧要的东西。
 
  老师思索了一会,说:「前几天就是你把我送到医院去的?」老师一说完, 我脑袋「轰」的一声,原来就是前几天去主人家道谢的那个人啊,我以为以后再 也不会遇见她了,当时也就没仔细看,当然,我还是怕随意看别的女人让主人生 气。
 
  「是的,当时是贱奴我送您去的医院,能为您服务我感到非常荣幸。」我们 俩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下,她说要不是我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闲聊了一会,主 人就把我带到班级去了。
 
  班级里乱哄哄的,老师一进去,立刻就鸦雀无声了,除了因为上课说话被罚 在教室后面受刑的男奴,剩下得人都跪在自己的座位上,老师把我安排在最前面 的座位,在座位上跪好之后,就开始了我一天的新贱奴生活。
 
  不知不觉,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由于以前我是私奴,受的教育比这些贱奴 要好的多,所以我各项成绩,各种技能都很出众,各科老师都很看重我。由于我 的舔脚技能非常熟练,基本上课的时候老师都让我趴在讲台边上给她们舔脚,也 是因为这个,各科老师对我的评价都很高,我从来都没被惩罚过,还当上了班长。 
  今天,被我救的那位,也就是我的班任让我下课去她办公室一趟。
 
  「笃笃笃……」我恭敬的在门口磕了三个响头之后,轻轻的敲班任办公室的 门。
 
  「进。」里面传来班任悦耳的声音。我开门进去之后先吻了她的高跟鞋尖然 后头点地给班任问好。
 
  「哦,你来了啊,平身吧,」班任说完我抬头一看。今天班任穿了黑丝袜小 热裤,再往上不就不敢看了,(学校规定了,未经女性本人允许不能看女性腰部 以上的身体),「给你看看这个。」
 
  我一看,这是我们学校社会实践的申报表,每个学校好几个学期只有一个学 生名额,这回老师居然帮我争取到了,真是感激涕零。
 
  「这回给你这个机会,不只是因为你对我有恩,更因为你的各项素质都很优 秀,你得到的都是应当的」老师一边说,一边用漆皮的高跟鞋蹭着我的脸,「过 几天我带你去垃圾处理厂,那的报告比较好写,你觉得怎么样?」
 
  「一切听您吩咐。奴才退下了。」我拿着表就要遁走。
 
  「嗯,行。」老师看着桌子上的文稿说。
 
  这个社会实践的机会据说每年整个国家只有不到一百个奴能拿到,而有了社 会实践的经历对以后就业,考私奴等一系列事情都有极大优惠,换句话说,一千 个奴一起竞争一个岗位,我得到岗位的几率大于50%,可以说前程极为远大。 
  回到班级里,把表格放好,我就开始履行班长的义务了,也就是检查班级的 行刑情况,学校教室的后边就是专门惩罚上课不听话的贱奴学员的地方,而我的 职责就是在下课的时候检查被惩罚的贱奴刑具是否有松动。
 
  我回头一看,果不其然,今天又是贱奴218号又被惩罚了,这贱奴218 号是一个非常有性格的学员,藐视一切权威,他的贞操带早就因为记过被学校政 教处换成内部带金属刺的了,舌头也打了一个大孔,在学校我们只需要穿学校规 定的8cm高跟鞋,而他要穿18cm的超高跟鞋,他基本上是课堂上的刺头, 每天上各种课他都会发表一些非常找揍的见解,比如今天就是因为在女性生理学 课上说了句:「我们贱奴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被老师罚在教室后边受电刑, 我过去紧了紧绳子和口球,把电流关小一点,让他能好受一点,他感觉到了电流 的变化,抬起头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我,就又无力的低下头了。
 
  过了几天,班任果然把我拉到了垃圾处理厂,她和那里的负责人说了几句话 就离开了,说是一周后来接我。
 
  那位负责人把我领到垃圾分类间,对我说:「你就先在这里做吧,你们老师 说让我多照顾照顾你,有什么事情就到办公室来找我吧。」然后就遁走了。 
  这个垃圾分类间是这个垃圾处理厂的主体建筑,眼前的是一座垃圾山,我面 前一排奴隶正在紧锣密鼓的工作——他们的工作就是跪在那里,把垃圾里可以食 用的单独分出来,用于接济每天流浪在街上的无主贱奴,当然,他们偷吃是肯定 的。我估计他们这辈子就会在这里一直干到死了,因为我看见他们的大腿根和脚 踝已经用铁拷铐在地上了,而我并没有看到锁头。
 
  我正在愣神呢,刚才还在那些垃圾分类奴身后拿着鞭子催促他们干活的监工 走过来毫不留情的给了我一鞭,「就是你来社会实践啊?看见没有,那的空位置 就是你的,赶紧给我去干活!」
 
  那监工说完,我跪在那里给她磕了三个响头,又在她的鞋尖上吻了一下,恭 敬的说:「是,感谢主人教诲。」说罢,赶紧爬到属于我的位置上去,把项圈栓 在地上。
 
  「还行,挺听话,不过要是光嘴上管用也是白扯。」她说完就回到她的休息 室去了。
 
  这里的活还不算累,我们就像在金矿里辛苦劳作的矿工,每一袋新垃圾都像 一个宝藏,谁都不知道下一袋垃圾里会有什么好东西,可能这里的贱奴是世界上 吃的最好的贱奴了,这帮人因为从小就是流浪的贱奴,来到这里就一直干这个活, 早就不知道除了垃圾世界上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我偶然看到,这里还有人把不看的书也装到袋子里扔到这里,我立刻把书拿 来疯狂的翻,果然,好多书里都有钱!我把钱收起来准备一会送给那位美丽的监 工,反正我现在也用不上钱,想到这里,我不禁看了一眼还在旁边吃东西的可怜 的垃圾奴。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我正专心干活呢,旁边传来了沙哑并且含糊不清的声音, 原来是我旁边的一个贱奴看现在垃圾少要跟我唠会磕。
 
  「嘿,朋友,社会实践的啊?」虽然含糊不清可是我还是基本能听懂。
 
  「啊对,我要在这里实践一周,你的声音为什么这样呢?」我问他。
 
  然后他告诉我,这里的垃圾分类奴为了防止串通,都要熏哑嗓子,而他不知 道为什么,没完全熏哑,这才能用含糊的声音说话,他已经好长好长时间没听见 男奴说话了。
 
  他从十六岁开始就到这里,现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每天就在进行这种工 作,估计要终老于此了。
 
  得知我是来社会实践的,他好像对我增加了几分敬意,还沙哑着嗓子勉励我, 让我好好干,以后可以从政。
 
  我说作为奴还能当官么?他跟我讲,他原来学校的老师就跟他们讲过,这个 女性王国的议院里就有三名奴的代表,当然,是很名义上,没有任何实权,不过 作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奴,还是会赢得别人的尊敬的。
 
  我们聊着聊着,天慢慢的黑了,我在间歇的时候忙不迭的拿起我在书里捡到 的钱,爬到了休息室,说明了来意并且上缴了钱,监工并没有太多的惊喜,我也 理解,这些对于女性来说,实在是太少了,少到微不足道。
 
  「你有什么事情求我么?」监工放下钱对我说,「要是想提前离开这里,那 你就别想了。」我突然发现这位监工别的地方都很平常,不过腿又长又直,翘起 二郎腿对奴来说简直是一种酷刑。
 
  「回主人,」作为贱奴,虽然没有主人,就要把所有女性视为主人,「这些 是我在垃圾中的书籍里捡到的,不敢擅自保存,特意交给您处理,不敢要求主人 做什么,只希望能表达一点点一心意。」我跪伏在那里一边说一边偷眼看面前的 美丽的脚,我的下边在贞操带允许的狭小范围内开始了猛烈扩张。
 
  「嗯,还行,那你这么说我就收下了,你写报告有没有什么需要呢?有的话 现在和我说还好使,以后再说就不一定了。」主人把钱放下,身子往前探了探对 我说。
 
  「谢主人,在下想看看关于本单位的材料,这就需要您和档案室沟通,这样 我就能写出更加科学的报告;另外,希望您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和身份号,这样我 就能将您的事迹写到我的报告里,这样对您对我都有好处,您看这样行么?」我 一边磕头一边说着。
 
  「这没有问题,」这位美丽的女人明显对我有点刮目相看了,一般的奴在上 学时都不会拥有太好的办事能力,一般听到可以提出要求的时候,都会不知所措 然后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主人听完我的想法拿起了电话,和档案室协调我要去的 事宜,我就适时的爬到她面前,舔起了她可爱的脚,监工主人的脚还真是白嫩, 不会有那种因为长时间穿高跟鞋的大脚骨。脚型,颜色都无可挑剔,若隐若现的 经脉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看着这么美的脚我不禁舔的更加卖力。
 
  舔了一会,监工主人伸手把自己的名字【许婷】写到了我的胳膊上,我看着 娟秀的字体,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
 
  「舔脚还挺舒服,你这几天晚上就来这里给我舔脚吧。」在我舔了一会脚之 后,许婷说。我的舔脚技术真是我的杀手锏啊。
 
  「遵命,谢主人提携。」我等到许婷睡着之后把她的高跟鞋都舔了个干净, 准备给她个惊喜。
 
  第二天早上看见通宵给她舔鞋还没睡的我,她瞬间就有点感动,所以我就得 到了主人亲自领我到档案室的优待,虽然我有女性领着来,但是必要的规矩还是 不能少的。
 
  档案室的值班小姐给我戴上了口球和肛塞,还有一个脚镣,两腿之间是一根 棍子,使我在行动的时候必须张开我的腿。最后那个值班小姐恶狠狠地对我说: 「你在里边只能爬,一定不要站起来,记住,你是狗都不如的奴隶。」
 
  我估计也是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男奴进来过,估计连女性都很少,谁会去没 事看枯燥无味的档案呢?即使需要看,那么只要一个电话,这个值班的人就会 「送货上门」了。这给她呆的都心理变态了。
 
  进来之后书籍上落的灰完全证实了我的想法。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是在这里度 过的,这里没人管,没事情还能看看书,真是太舒服了。
 
  每天我早上去档案室,看一天书,晚上回到垃圾处理工地,住在监工办公室 当监工主人的私奴,还算悠闲,不过每天看的书真的从实质上提升了我的理论水 平,以前只是知道效忠每一位遇到的女性,再靠着比较优异的舔脚技术来取悦主 人,经过这几天的学习,不仅能把话说明白了,还拥有了一定的写作能力,还真 是意外收获。
 
  除了那个值班的变态没事进来找茬,就没有什么了。不过我觉得她给我弄的 肛塞好像是越来越粗了……
 
  到了距离离开还有两天的那天晚上,我正给许婷舔脚呢,她笑着问我:「你 看书看的怎么样啊?你是我见过社会实践最轻松的一个奴。」
 
  我一愣,说:「托您的福,在您的庇护下,我能如此轻松的完成这次的任务。」 我觉得我也是有点太轻松了,这样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我心里还是会有愧疚 的。
 
  「完成任务?你傻了啊?」许婷主人用脚趾头点了我脑门一下,「你还有救 助站没看呢,这要是没有我你不就完了?我看要是你实践报告出来我不满意,我 非要收拾死你!」
 
  「谢主人大恩,我一定在报告里凸显您的责任感和工作能力,希望能为您的 工作作出一点微薄的贡献。」我不仅这么说,我也真是这么想的,许婷主人的工 作能力真是没话说,对我好也是毋庸置疑的,「那我明天去救助站还来得及不?」 我小心翼翼的问。
 
  「嗯,我已经帮你联系完了,明天我领你去,注意好好学学,我也希望你能 有出息。」许婷用脚掌抚摸着我的头发,「既然你给我当了这么几天私奴,那我 就应该尽到主人的职责。」
 
  第二天,许婷带着我到了救助站,这人山人海的场面,除了学校食堂,我还 真没见过。我有点望而却步了都,突然觉得男性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关于救助站,这是女权政府为了帮助成年的流浪的无主贱奴吃上饭的【惠奴 工程】,实际上就是把垃圾处理中心分类出来的可以食用的垃圾,并加入一定量 的女性粪便煮成的奴隶食物。这种救助站是归垃圾处理中心和救济署双头管理的, 说道救济署,我想起了我的主人韩雪和主母,不知道她们在哪里,过的怎么样 ……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一会下班了就回去,晚上我再领你到处转转,明 天写一天的报告,后天你就该走了吧。」许婷主人解掉了我的项圈,「行了,好 好干,别偷懒啊。」说着,许婷迈着优美的步子遁走了。
 
  我绕过拥挤的人群,从后门进入了救助站,这救助站就是个十多平米见方的 小门面,一位女性监工在后边悠闲的玩着电脑,前边窗口四个男奴分配着食物。 
  我上前给这位救助站管理人员磕了三个头,说:「主人您好,我是许婷主人 介绍来临时工作的,只是工作一天,希望您能行个方便。」说完,我在这个监工 鞋上印上了一个深深的吻。
 
  「嗯,许婷姐都说了,来,自己把『装备』带上。」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随 意的说着,说完我一看,旁边地上横七竖八的放着两堆东西,一堆是口球,一堆 是贞操带。我挑了两个最大号的穿上了,因为按我的经验,能用最大号的刑具的 奴,女主人是会另眼相看的。
 
  当然,那个带着最大号肛栓的贞操带真是着实让我郁闷了一下,要不是档案 馆那个变态,估计我现在都不能用它。
 
  监工一直专心的玩电脑,根本就没看我一眼,我预感,可能这一天下来他可 能都不会看我一眼,因为如果不是闲的无聊,一般女的是不会找。男奴聊天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好好干好我的工作吧,我走到柜台一看,真的为我空出一 个窗口,不过我的窗口旁边为什么只有一根细铁桩呢?上边的座位呢?找了半天 都没有,难道这帮狗奴才把我的卸走了?
 
  结果我蹲下一看,他们屁股下面也都是清一色的桩子。我在屁股后面一摸, 原来在这里的特制贞操带上有一个凹槽,正好卡在肛门上。这就意味着如果坐在 这铁棍子上,棍子插到凹槽里,我所有的体重就都要全部转化成贞操带对肛门的 插入力,肛栓就会一直用力插到肛门里。我实在是太佩服这种「凳子」的设计者 了。
 
  我坐在「凳子」上,这肛栓就开始强力震动,原来这棍子还有通电的功能, 有时候漏电还会电到我的小弟弟,我只能凭着意志力忍着给这帮流浪狗发吃的。 
  一周的社会实践很快就过去了,坐在赵佳怡的车上,看着远去的垃圾处理中 心和路边优美的景色,我不住的出神,我已经十八岁了,现在努力还不算晚,想 到这一辈子能碰到这么多愿意爱护,帮助我的女人,我真是不枉此生,我一定到 好好努力来报答她们。
 
  办完了提交实践报告的手续之后,我就回到了班级,气氛有点不太一样,我 最好的朋友贱奴235号在我回到学校里之后就跟我说,在我走了之后贱奴22 0这个傻。逼就被赵佳怡安排暂时代理班长职务。
 
  贱奴220这家伙可是我的死对头,因为小时候被育婴所的护士虐待的时候, 他的一个睾丸被护士摘除了,因为我们受的教育是,没有鸡巴的人比有鸡巴的人 尊贵,我们之所以和女性有本质的区别就是在于下边,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贞 操带把那东西关起来,永远的关起来才能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变态。所以丫就处 处自命不凡,现在在我这个班级里除了赵佳怡和,就是他最厉害了。我在的时候 他就天天看我不顺眼,这次我走了不知道他会在背后说我什么呢。
 
  「哟,我的大班长回来了啊!」我一进班级,贱奴220就奸笑着过来给我 打招呼,「班长这几天怎么样啊,我们全班可是想死你了。
 
  我估么着他应该不知道我去干什么了,我就没理他,直接往屋里走了,我四 下一看,我的桌子已经被垃圾堆满了,而平时和我关系好的几个死党已经被他关 到教室后边给犯错误的奴准备的笼子里了,我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几天我的 几个死党早就被各种刑法折腾遍了,就是欺负我不在。
 
  我直接就去找赵佳怡了,见面我直接就说:「主人,奴189, 奴204 这几个人都有什么罪啊?为什么我走了这一礼拜代班长天天都要给他们上刑呢?」 我一边说,一边咚咚的磕着头。
 
  「嗯?什么时候啊?」 赵佳怡用丝袜脚尖抬起了我的下巴,「贱奴220 我这几天并没有给我报告这方面的事情啊,我还想警告他不要管理太松懈,后来 我一想,反正你也快回来了,就算了。」赵佳怡明显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茫然的 说。
 
  「主人,这就说明了是这几位同学在无罪受罚,虽然几个吃屎的奴隶不会影 响什么,不过这样的事情明显会有失公平,长此以往会影响女性群体在奴隶心目 中的地位,希望您能秉公办理。」我故作严肃的说,「如果您还是宽进宽出,我 觉得我这个班长也就没办法在认真执行您的指令了,那么我这个班长也就没什么 意义了。请您三思」我知道主人根本就不会关心那几个男奴的生死,她关心的是 局面,所以我故意把事情说得很严重。以赵佳怡这种「省心为上」的管理方式, 估计这个事情到最后又会到我手里,所以我从赵佳怡犹豫的表情判断,贱奴22 0,你就要完了!
 
  「这个事情,」赵佳怡思考了一下,「我去看看吧,这个贱奴220还是挺 可疑的。你在旁边等我一会吧,我把手头的事情办完的。」说完,她就抽回她的 脚,回去开始弄她的电脑了。
 
  我觉得这样也好,可能贱奴220看着我去找老师,会有所警惕,可是想这 样时间一长,更能抓住现行。
 
  赵佳怡今天穿的灰色丝袜脚滑过脸颊的感觉真是让我飘飘欲仙,我如果不是 为了以后寻找韩雪主人,我一定当她的私奴。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温柔的亲 吻赵佳怡的丝袜脚,体会那丝滑的质感和芬芳的味道。
 
  我跟着赵佳怡回到班级的时候,果然看到了贱奴220在举着鞭子在其他学 员的身上没头没脑的抽着,一边抽还一边用他那独特的尖细声音骂着:「叫你不 听老子话,跟着那个混蛋,现在叫你看看我的手段!我告诉你,今天就是老师, 不用,就算是女王来了也救不了你!」果然没一个蛋的奴就是不一样,赵佳怡站 在门口,我跪在旁边吻着她性感的高跟,全班都看见班任来了都安静的跪在那, 他的骂声就显得特别刺耳。
 
  贱奴220又打骂了一会,觉得班级的气氛不对,猛然一回头看见老师,身 子一软,直接就摊在地上了。赵佳怡踏着哒哒哒的声音,走到了他面前。
 
  「老师……奴该死,」贱奴220磕头像捣蒜一样,「他们刚才顶撞科任老 师,我想帮您教育一下他们,可是……」
 
  「贱奴201,今天的事情你来处理吧,」赵佳怡不带任何情感,一边往门 外走,一边冷冷的对我说,「结果不用告诉我,你直接执行就行了。」
 
  「谢主人栽培。」我给主人磕了几个头,然后回头看着贱奴220,「没事, 我会做到公平的。」果然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我把他的几个小兄弟叫来,让他们把贱奴220绑到刑架上,还警告他们要 是绑不紧我就把他们几个全都处理了,我根本就不会告诉他们就算是绑紧了我也 会处理他们的。
 
  我跟我那几个受伤的好兄弟聊了一会天,这几个帮凶就过来了,跪在我旁边 一边哭一边说:「这些可跟我们没关系啊,都是220他的事情啊!」
 
  我可没时间跟他们玩,我走到刑架旁边,看着贱奴220那张绝望的脸,我 真是没什么说的了,摸了一会,还行,绑的还真挺紧,他手脚啥的都勒紫了。 
  我回过头,对还在哭的几个奴说:「你们的问题没那么简单,关键在于你们 的态度,我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行了,别哭了,都去笼子里等着处理吧,」 我故意暗示他们,「都好好想想怎么交代,交代点什么。」
 
  一般的奴到这时候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去笼子里待着了,可是他们几个还是唧 唧歪歪的没个完。
 
  「行了,都给我绑到刑架上去!」我甩开他们的纠缠,对别的同学说。
 
  到了晚上,那几个奴基本上都被同学们打得昏过去了。当然,这些都是我授 意的,打人这种会给别人留下把柄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自己干。
 
  我走到刑架旁边,看了看平时跟我还比较铁的奴217,在我用烙铁叫醒他 之后,他睁开迷离的眼睛,一看见我,他就开始浑身颤抖。
 
  「班……班长,我也不想啊,我要是不听他的,他说要弄死我啊……」奴2 17神经已经有点崩溃了。
 
  「诶呀,没什么,咱们还是朋友嘛。」我摸摸他布满伤痕的身体,「这屋子 不热啊?你怎么浑身都是汗呢?要不,给你浇点辣椒水凉快凉快吧?」我冷笑着 说。
 
  「班长!班长我错了,以后您就是我的主人,我什么都听您的……」奴21 7一边哭说,剧烈抖动的身体让他乳头上,贞操带上的铃铛叮当乱响。
 
  「嗯……我倒是可以给你想想办法,不过你要绝对保密。」吓唬完了他,我 就把我的想法说给了他,教他逐字逐句的说,有了奴217的证词,就能让他作 为证奴,给奴220安个「污蔑女性罪」,这样就能判奴220一个「终身厕刑」, 我可是不想再见到这个不阴不阳的家伙了。
 
  终身厕刑就是指罪犯剩下的余生都要成为女性的厕所了。这里的女厕的每一 个便池下边都是空的,在设计的时候就在厕所下面设计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小格子, 如果一个奴隶被判处「终身厕刑」,那么他就会被跪着关到这个小格子里,这个 小格子上边是厕所,下边是下水道,如果把上边和下边的水管接起来,就是一个 普通的下水道,要是把奴隶塞进去,嘴上接上厕所,肛门和阴茎接上下水管,那 就是活生生的人体厕所了。
 
  可怜的奴220就只能在暗无天日的厕所下面一边吃屎,一边慢慢等死了。 
  什么?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死?要知道每一个奴隶身上都是有一枚电子芯片 的,这枚芯片在奴隶出生的时候就被植入体内了,这种芯片主要有三种作用,第 一,定位功能,这就意味着奴隶跑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女性管理的手心。第二, 放电功能,私奴的主人可以随时通过自己身上的芯片对私奴进行远程电击,这样 奴隶就完全不敢违背女性的意志了,当然,如果私奴成为了贱奴,那么这个功能 就被注销了。第三就是生命探测功能,如果一个奴生命体征垂危,或者死亡,这 枚芯片是会发送信息给户籍管理中心,并且自动引爆。大街上所有死亡的贱奴胸 口都有一个伤口,原因就是在这。
 
  还有就是女性身上也有一枚芯片,不过它不会爆炸,主要的功能是给奴隶解 开电子锁,如果主人决定为奴隶带上项圈,或者封口球等等装备,那么只有女主 人用安装在手背上的芯片刷一下,才能解锁,别无他法,这就从根本上杜绝了奴 隶背叛主人的情况。
 
                第三章
 
  我猛然一睁眼,原来天已经全亮了,现在天亮的真早。我低头看到手上和脚 上带的镣铐,还有身处的钢笼,就知道我正处在凌晨的寝室。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一名贱奴,名叫狗2786号,在这世界上男性分 为两种,私奴,还有就是贱奴,所谓私奴,就是有固定主人的男性奴隶,而与之 相对,贱奴就是没有固定主人的奴隶,社会地位比私奴还要低下,所以叫做贱奴, 
  所有贱奴都是要到「贱奴学校」来学习的,我也不例外,我的学校就是「X X第二奴隶学校」…。这学校是全日制,军事化管理的封闭学校,我现在就是在 寝室里,我的寝室里分上下两层密布有五十个钢笼子作为贱奴们得宿舍,每个楼 层都有十个屋子,一共五百人,每一个笼子只有一平米左右,我们只能半坐着睡 觉,寝室每天六点半起床,这是宿舍的控制电脑会自动把各寝室和寝室里的笼子、 还有我们的镣铐的锁打开,我们就可以开始洗漱了,七点整左右的电子锁自动锁 上,这就意味着我们只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来洗漱,可以想象,五百人在半个 小时里洗漱有多么拥挤,我们楼层有一名宿舍管理员公主,「公主」是宿管要求 我们称呼的,她是一为非常漂亮的美女,他在寝室中有一个非常大的屋子,我和 宿管公主的私奴泰迪关系很好,因为我们是一个奴隶中心的,他有幸成为私奴, 而我只能当一个贱奴,我们曾聊过,宿管公主的屋子有我们的寝室三个大,这就 意味着有一百多平米,这也就是宿管公主的家了,每天宿管公主只要在我们离开 寝室之后检查一下我们的笼子是否洁净,是否有人私藏物品,她的工作就算完成 了,而我们每天门锁,水电的控制都是有电脑来完成的,深知这一点点工作,有 时公主也会交给奴隶来做,现在,我就是被电脑自动控制的「抽奖」给惊醒的, 所谓抽奖,就是每天凌晨,电脑会随机选择五个奴隶,把他们的笼子通上电,而 奴隶就会被痛苦的惊醒,并且一直挨到起床铃打响。
 
  正坐在笼子里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忍受电击的折磨时,一股尿意涌上来,我下 意识的摸了一 上一篇:【漆黑的灵魂人偶】(11)【作者:万年老木桌】 下一篇:【白领笑笑最新作品-袋子里的女人】作者:白领笑笑
热门小说
本周热播视频
友情链接

本網站已依網站內容分級規定處理。如果有部分视频尺度较大,請先確定您已年滿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如果相關視頻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www.m5ub.com 强奸乱伦-家庭乱伦-影音先锋-全部资源-制服丝袜-经典乱家庭伦小说

x